“新文明文化史观”理论出世合天因地缘人果

关于昆仑

设为首页

昆仑窗口

网络法规

站长独白

主席纪念馆

今天是公历*年*月日, 星期*农历**年*月*日 

流波铭誓:正确认识毛主席,感恩毛主席,彻底改变今天崇洋的弱智的私化的甚至于颠倒黑白的意识形态紊乱局面,中华复兴才有希望,中国梦才能真实现!为国家、民族计而打抱不平:为中华文明上万年鸣不平而正本清源中华并人类文明文化史而有了“新文明文化史观”,为不让中华再有近代灾难而为毛主席新中国鸣不平勇举正义正气大旗涤荡意识形态领域之污泥浊水……——2016年1月18日摘自流波微信语

“新文明文化史观”理论出世合天因地缘人果
流波微信谈时势语录连篇51(文明)
流波
 

新文明史观、《源——人类文明中华源流考》(简称源)一书基本上把中华并人类文明起源史的基本框架、方向定了基奠,今后及将来随着考古的新发现与研究的深入,只会越来越证明这个“剔除‘西方中心论’,正本清源中华并人类文明文化史的‘新文明文化史观’”理论的正确与真理的光芒和在各个领域填充这个宏大的文明文化史观框架……现在有不少原来不以为然的文明文化思考者也在醒悟,又有新生力量加入进来,新文明文化史观的队伍在逐渐壮大,也要为大力宣传、提倡新文明文化史观的新老朋友点赞……

一、人类起源、上万年文明中心基本在长江流域

新文明文化史观表明,人类起源在中华,人类文明发祥在长江流域,无论昨天或今天或明天的考古发现都将证明这个结论的越来越走向真本的正确。而人类起源最核心区域就是云贵高原到长江流域带……其实,在夏商周三代前之三皇五帝都源自长江流域……确实来说,就是中华文明上万年,其文明发源中心带一直在长江流域,直到三代始才转移到黄河流域……世界文明发祥在中华长江流域及以南是“新文明文化史观”十年前的结论……现代人类出东亚没错,但要说明的是现代人不是从石头里再蹦出来……人类起源在中华——其核心区域亦是长江流域上中游带——这同样是新文明文化史观早做出的结论——都在流波源一书里早已祥细论述。

1、人类最早的人工栽植水稻和陶器。几年前,我带着源书在中科院考古研究所与高星副所长探讨时,我就说,感谢你们——考古专家们,只要你们把时代、年限高准,我们就有了推理的依据……《源》书是2008年11月出版的,该书第七章《长江文明VS黄河文明》暨127页就论述:“目前来看,最早的陶器当为玉蟾岩遗址发现的原始陶器,时间近2万年前。”

官方学术(研讨上万年人工栽培水稻遗址文明等)开始有了这方面的觉醒是好事,狭隘地方主义不是文明研究态度……新文明文化史观文明发祥三铁律表明,以长江中游上万年农耕文明遗址:人类最早的近二万年左右的农耕文明遗址玉蟾岩遗址为代表,出土了人类最早的人工栽培水稻、人类最早的陶器。以此为中心,在时间空间上向四周发展,相继向东向南向西向北形成了上万年农耕文明遗址群:向东有江西万年仙人洞、浙江上山,向南有广东牛栏洞,向西北有湖南彭头山……至于距今七、八、六千年的农耕文明遗址简直就是烂若星辰,突显长江流域及以南是中华并人类文明源头已是铁板钉钉——这是早已定论!

玉蟾岩遗址出土的目前人类最早的陶器和人工栽培水稻碳化颗粒

2、中国是唯一古国家文明史连续记录上几千年的国家。人类连续有几千年文明史官方文字记录的,只有中国,且这种连续记录的国家文明史长达近三千年,其中封建帝国文明史长达二千多年……而相应其它三大文明之古两河、古埃及、古印度几乎没有连续文字记录的官方历史,更勿说有连续的国家文明史记录,更勿说还是连续的封建帝国文明史记录了……因为这三大文明确实没有这些文明的连续,没有形成国家的延续,没有进入到封建帝国时代,相应当然就没有记录,更遑论除东亚受到中华文明影响的其它文明了……那么,既然这样,又为何还把中华文明排在四大文明之末呢?这里的逻辑问题到底出在哪里呢?

内外历史虚无中华。中华文明太伟大了,就国家设史官记录的连续文明史就达近三千年,所以才有这样连载的各种史书让顾颉刚先生来“思辨”、“否定”……且非旦如此,近代以来还形成了世界文明史研究的没有实质国家古文明史连续纪录的如古印度、古埃及、古巴比伦等文明古国,居然可以通过近代以来发现的考古遗址年代可能比中华文明的国家官史连续纪录要久远,就自然而然地把中华文明排在了四大文明古国之未了——这样的基本逻辑对比错误下的世界文明史观竟然成了今天的教科书类的主体历史观,这样的逻辑谬误史不纠正何以正史?这就是我认识到中华并人类文明史隐含着如此严重的本质错误而提出“新文明文化史观”理论的必由。

3、分子遗传学研究人类起源只能做为考古研究的参考。这次中南大学黄石教授关于分子遗传学研究得出“现代人类起源于东亚”的结论至少引起民间研究学者对这个研究领域的再次关注……我十多年前看过这个DNA方面的研究,对那些研究自相矛盾甚至于无厘头感到十二分的迷惑,不久顿悟转而对其进行剖析,就象我剖析“人类起源非洲论”一样……总之,DNA研究对上千年的物种研究就非常困难——不靠谱了,毋说上万乃至几万十几万几十万……的这种研究就几本是一种假设推理,顶多能做为考古之外的一种参考罢了……人类从青藏高原下到云贵高原、长江流域,这里成为人类的摇篮——中华人类进化链曾未断过——所谓“现代人类”一说本就不符合逻辑,也是典型的“西方中心论”!

一些人基本不懂人文历史,与考古也不沾边,以为学习了门DNA就用这个所谓的“科学”……我一直说,就是几百年,上千年的DNA就很不靠谱了,更遑论几千年,上万年的了,这方面研究只乱做为考古等研究的参考。比喻李辉这方面的研究,因为中华人种、文明是从长江流域向其他四方发展的,故其研究是从南向北发展的,也纯就是蒙对了,与其DNA研究无太多关联。李辉本身并没有多少真的认知,在人类起源上离不开“西方中心论”的“非洲起源论”,故其研究基本还是花国家钱抄“非洲起源论”剩饭……至于讲汉与藏的DNA比汉与南方少数民族的DNA更密切,正是反应了中华族群形成的历史过程。因为古糯汉(古汉民)最早分化成了众多南方少数民族,而上万或几千年后,发展到黄河流域的黄帝势力反过来打压长江流域的古汉民及分化的各种族团——后来的少数民族;相反从黄帝始至三代,本由长江古糯汉——古汉民发展到中原后由于政权势力也由最后一代炎帝传承给了轩辕第一代黄帝——政治中心也随着“炎黄蚩大战”由长江流域逐渐转到黄河流域成为了后来的中原汉族——而藏族本就是距今五六千年前从中原向西南的羌族再上高原的,当然从时间上与血源关系上更接近。

二、“新文明文化史观”理论出世合天因地缘人果

1、中华文明的现代发展就是人类文明的未来走向。梁启超当时仿佛站在茫茫沙漠,迎着飞沙走石,放声呐喊:中华文明应当排四大文明古国的第一位……到今天,随着“新文明文化史观”理论的“横空出世”,也是合乎于天地间之万物因果,中华复兴有望矣!

一些人乱树观点乱造理论,这其实是无知加私欲的突出体现……但在草根网与众学友讨论这个问题时,有学友说,流波老师,您一方面对那些“不知天高地厚”乱“树”观点、乱“造”理论进行了剖析,那你能谈谈您创建“新文明文化史观”理论吗?中华文明上中古就建立了地球人类——世界大九洲,今后也只有中华文明能再次统一全球,中华文明的现代发展——就是人类文明的未来走向!“新文明文化史观”理论出世合天因地缘人果。

西方古代无文明,就先伪造有遗址发现的古埃及、两河文明等,为他们伪造“古希腊、罗马文明奠基”…… 中华近代灾难,西方通过掠夺、盗取、走私等各种手段取得了大量中华文物,从而为他们造假提供了活生生的模板……另外,我说过的,地球其它地方距今二千五百年前的文明几乎是中华先祖直接或准直接创造……西方的无聊学者胡说八道,结果喷屎成金,一些乱八九糟的“学说”就是这么埋汰别人树起来的,这个“莫氏理论”就是。所以我们不仅要揭露其虚伪的“理论”,还要深挖“西方中心论”下的丑恶的人性嘴脸。

2、复合节岛上“最后的族母”。中华先祖赴北极圈、美洲开拓的精华期时间延续到两万年之久,从伏羲、神糯(农)、炎帝、黄帝、蚩尤、夸父、共工……直到夏商周尤其是殷商二十五万军民东涉美洲,在美洲留下了各个时期的文明遗迹……而太平洋岛屿自然也留下东渡中华先民的开拓遗迹,复合节岛正是中华文身国、大汉国、大人国等东拓时留下的杰作……复合节岛上那位“最后的族母”不正是你家老奶奶么,全世界象形文字不正是中华先祖开拓地球的古汉字遗迹么,那一排排望向西方的巨石阵不正是先民们对自己故土神洲的永恒企盼么……

要正本清源中华并人类文明文化史源,就必须彻底击穿两个“中心论”——国际上的“西方中心论”与国内顽固的“黄河中心论”。新文明文化史观鲜明的表述:中华文明上万年引领人类至近代曾未间断,中华并人类的源头在长江流域……三代以来,中华并人类的中心才由长江流域转向黄河流域,所以二里头,只是三代时期的一个文明遗址而已……

3、几个近代国家的形成罪恶累累。近代这几个新型国家的建立都是在中华澳洲、太平洋鸟屿上的毛罗(糯)人和美洲大陆的殷地安同胞尸骨累累的罪恶上,这些国家就是美国、澳大利亚、加拿大、新西兰等……对历史罪过的清算就是对历史的交待也是对现实的负责。……中华汉字,渊源上万年,通体灵光,绵延信息,是人类其它一切文字的来源,承载着人类最先进文字的优势……确切的说,古彝文、古苗文、东巴文等古老文(字)是上万年古(汉)糯语即古汉语的现今保留体——即古汉语汉字是人类一切语言文字的来源……古代世界本就是由中华创建的,几千后再由中华统一,适得其所

三、古文明史的比较研究必须是同等概念下的对比

1、考古遗址年代对比中华文明官方连续记录长短是逻辑错误。近代“西方中心论”下把这些地方或国家所发现的某些遗址文明的年代来对比中国实实在在的有国家史官记录下的连续文明史记录,比如中国从先秦史书记录到近代,连续就是二千多年不到三千年连续国家文明史,而两河流、埃及、印度当然相应没有记录,但的确发现了距今四五千年前的文明遗址,如埃及有金字塔、神庙,于是这个距今四到五千年比中国记录的国家连续还不到三千年的长么,所以就理所当前地认为四大文明古国中国文明排在后了,这就犯了严重的逻辑错误了……因为按这种文明遗址来推断文明史,中国发现最早的上万年的人工栽培水稻、人类最早烧制陶器的文明发祥遗址相继在长江流域发现,周边近万年的、距今五六七八九千年的农耕文明遗址比比皆是,充分反映了中华文明上万年来延续不断,还发现了迄今为止距今近七千年的人类最早规模最大的城市——城头山……所有古代文明史,都是中华民族直接或间接的创造,四大文明古国的齐它三国之古埃及古巴比伦古印度文明都是当时中华先民的直接创造……今天的古文明史几乎是颠倒乾坤的伪史。

那么,这个古四大文明古国西方为何反而把中华文明排在末位呢?这就是近代“西方中心论”下对文明文化史的误识。这个误识的逻辑错误就是把其它文明因考古所发现的遗址年代距今时间长短对比中华文明的国家纪录史长短,比如说古埃及金字塔遗址年代距今有四千多年,而中华文明的国家文明史连续纪录严格说不超三千年,从而“理直气壮”地认为古埃及文明比中华文明古老……殊不知要按古文明遗址来判断,那中华长江流域发现的有人工栽培水稻、陶器的上万年农耕文明遗址已经呈遍地开花之势……

2、世界文明史——典型的伪文明史。由于近代“西方中心论”,造成了人类文明史上最大的逻辑对比错误与推理笑话,把本没有连续国家文明史记录的国家的在近代以来因考古所发现的遗址文明年限来类比地球上唯一国家文明史记录达近三千年其封建帝国文明史就达两千几百年的中华文明史,从而武断地得出了本是人类文明发端源头的中华文明反而排在四大文明之末这样的根本性错误……

西方古代文明是近现代“写”出来的,妙笔生花……“西方中心论”下的人类文明史认知观,没有古文明史的古希腊、罗马,反而可以完整的造假出“古希腊罗马文明”;同样,靠考古挖掘出了距今四到五千年的古文明遗址,就可以以这些古遗址年限来对比真正有国家文明史连续记录的中华文明,得出四大文明古国中国还排在末位了……也就是说,把发现有上万年文明遗址的、国家文明史连续记录达几千年、封建帝国史就达两千多年的人类文明源头且一直引领人类到近代的中华文明反而排后,还编造出了子虚乌有的“希腊罗马文明”,这就是今天的世界文明史——典型的伪文明史。

因此,我要特别指出提醒的是:今天中华并世界文明古史研究乾坤颠倒的是把人类唯一有几千年国家文明史官方记录的中华文明反而排在没有古国家文明史连续纪录的国家后面——理由是这个现在的国家近代发现了距今几千年的文明遗址其年代比中华国家文明史记录长或早——这也是近代以来人类文明研究史上的“莫须有”……

3、文明古国或文明板块间的比较研究必须是同等概念下的对比。所以无论从什么角度只要是同等条件下评判,中华文明是最早是源头无可挑剔,而古希腊、罗马文明则完全是十六世纪文艺复兴后“编写”出来的“文明”……文明古国或文明板块间的比较研究必须是同等概念下的对比。比如所发现的文明遗址的对比,古印度河、尼罗河、两河流域所发现的能代表跨入文明阶段的遗址顶多距今五至六千年左右,而中华长江流域所发现的人工栽培水稻和烧制陶器的古文明遗址上达万年或万几千年,至于万年内的古文明遗址中华大地从距今九、八、七、六、五千年……按时序、空间层层累累而来,曾未间断,世界任何地方文明板块难望项背……而至于后面的国家文明史记录连续几千年至今——也只有中华文明。

2017年1月5日昆仑编辑

返回昆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