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文明文化史观理论创建回眸

关于昆仑

设为首页

昆仑窗口

网络法规

站长独白

主席纪念馆

今天是公历*年*月日, 星期*农历**年*月*日 

流波铭誓:正确认识毛主席,感恩毛主席,彻底改变今天崇洋的弱智的私化的甚至于颠倒黑白的意识形态紊乱局面,中华复兴才有希望,中国梦才能真实现!为国家、民族计而打抱不平:为中华文明上万年鸣不平而正本清源中华并人类文明文化史而有了“新文明文化史观”,为不让中华再有近代灾难而为毛主席新中国鸣不平勇举正义正气大旗涤荡意识形态领域之污泥浊水……——2016年1月18日摘自流波微信语

新文明文化史观理论创建回眸

流波

 

理论是不能乱造的,关于这个问题,我很多年前针对一些人否定马列毛主义乱“标榜”乱“人为造理论”写过文章,前两年又在草根网专门与众学友有过讨论,形成《流波谈理论创新谈新文明文化史观》一文。在这篇讨论式形成的文章里,我说:

“理论都不是唯‘理论而理论’出来的,利用权利政治造出的‘理论’可能煊嚣一时终成流水;另一种热衷搞‘理论’是钻营投机者。

还有就是造理论的目的是什么?理论要不要树?如果是自私的为已的,越造越让人烦(反);但一些有理有据的确实也需要有心人总结形成理论并树起来。今天就呼唤中华复兴的大理论的到来。

毛主席说谦虚使人进步,骄傲使人落后,我想这是个普通道理;但如果真理被谬误时,就应当理直气壮,这个时候谦虚其实就是不敢担当是不负责任的表现。

“新文明文化史观”这一概念虽然在我心中酝酿了很久,但要提出一个系统理论,还是需要一些机缘的,直到《源——人类文明中华源流考》(以下简称《源》)一书于200811月正式出版,这个理论的提出已经是议事日程,刻不容缓了。

我说的这个理论的提出已经是刻不容缓,是因为:你还愿意看到“西方中心论”在继续鼓吹谬论吗?你还愿意看到教科书里错误的文明史观冠冕堂皇而没有任何置疑吗?你还愿意看到中国的主体社会继续在崇洋媚外的唯西方马首是瞻这样的弱智思维里实现中国梦吗?……理由太多,使命在肩,刻不容缓。

一、新文明文化史观理论的定义

那么,“新文明文化史观”是怎么回事呢?我是这样定义她的:“‘新文明文化史观’是对近代以来‘西方中心论’主导下的文明文化史观进行反思、结合中华并人类越来越多的考古发现再进行综合研究得出:‘中华文明上万年’、‘中华文明是人类文明的源头’、‘中华文明引领人类直到近代’、‘中华人种是人类的祖种祖族’、‘长江流域古糯语(人类最早文明发祥者——种植古糯稻的糯民说的语言暨古汉语的前身)为上中古全球通用语’、‘中华文明博大精深,海纳百川,引领人类上万年,是人类文明进步的源动力’、‘中华文明突显人类真善美、是人类社会美好和谐的圭臬’等重大新史观的概括。这一史观和理论的横空出世,是近代以来人类文明文化史上开天辟地的大事件,是对近代以来由‘西方中心论’主导下形成的中外主流意识形态下的文明文化历史观的彻底拨乱反正,是中华民族自鸦片战争来陷入内忧外患困境、民族意识步入‘崇洋媚外’、‘弱智糊涂’窘境重新走向文化复兴的标志,是人类重新走向天下大同、走向和谐文明、重建中华大九洲康庄大道的隆隆礼炮……中华文明的现代发展就是人类文明的未来走向。

这一史观的主要代表人物有: 梁启超(已故)、 李约瑟(英国,已故)、李学勤、罗伯特·坦普尔(英国)、宫玉海、林河(已故)、王大友、董立章 (已故)、史式、流波等,其中中青年学者流波(刘博)是这一观点、理论的集成创建者和最给力者。《源——人类文明中华源流考》一书是这一史观和理论的最强奠基作。

二十世纪初,爱国学者梁启超已经深刻认识到中华文明在人类文明史中的应有地位被严重‘矮化’,开始为中华文明鸣不平,但当时应者寥寥。英国人李约琴博士从上个世纪三十年代开始研究中国古代科技史,用详细材料论证人类近代以前的四千年中国的科技发明一直遥遥领先,近代西方文明的突飞猛进正是在中国古代文明基础上的飞跃。随着中国远古遗址的不断发现,中国极少数真知灼见者开始对‘西方中心论’下的人类文明文化史观进行反思。经过几十年反复的结合考古的综合研究、考证发现,原来中华文明并不是传统史学观认为的五千年而是上万年,全世界上中古史具有共同的特点和共同的来源,这个源头不是苏美尔人创造的文明或古埃及文明或古西亚文明等,而是中华文明,中华文明才是人类文明的不二源头。其中李约琴的《中国科学技术史》、《中国科技史探索》是新文明文化史观的杰出代表作;罗伯特·坦普尔(Robert Temple)在李约瑟研究中国科学文明的基础上总结出中国古代一百条重要的发明,在1986年出版《中国:发明和发现的国度》,概述‘中国的100个世界第一’,认为‘现代世界以之为基础的发明和发现,可能多半来自中国’;鉴于疑古派对中华古史的否认,给中华文明史和世界文明史造成极端混乱,李学勤于1995年提出‘走出疑古时代’和‘重写中国学术史’的倡议,试图扭转20世纪二三十年代以来疑古派所代表的中国古史研究中怀疑古文献真实性的大趋势,引起广泛反响。宫玉海先生从破译《山海经》入手,阐述了中华文明与世界文明的一些本末关系和来龙去脉;林河先生从巫傩史、民族语言的角度阐述中华文明上万年,是源头;王大友先生从解析图腾入手,系统阐述了中华先祖拓荒美洲的历史;董立章、史式等史学者也提出了中华文明一万年的观点等。

流波(刘博)从理论上系统地创建了完整的新文明文化史观。流波对近代以来在‘西方中心论’主导下的人类文明文化史观进行最彻底的质疑和颠覆,结合人类学、民族学、语言文字学、史学、社会学等等多学科和考古、神话、传说、宗教、民俗、天文、地理、历法、数理、气象、海洋等等诸领域从根本上、理论上全面系统地论证了‘人类起源在中华’、‘中华文明是人类文明的源头’、‘中华黄种是人类的祖种祖族’、‘中华文明不是传统史观所说的五千年而是上万年’、‘人类文明最早在长江流域发祥、发展并拓荒到全世界’、‘以四大文明古国为代表的上中古人类文明都为中华民族所创造’、‘古汉语是人类早期共同语言——其母语就是长江流域最早水稻农(糯)耕民族——糯民的语言——糯语’等等一系列惊人的、合乎逻辑的历史真本观点,从而从根本上、理论上全面系统地提出了破除‘西方中心论’、还原中华并人类历史本来面目的新文明文化史观,是二十一世纪来新文明文化史观的最主要创建者、集大成者和最给力者。

流波《源》一书对传统的文明观、历史观、文化观、宗教观等进行甄别、扬弃,全面、系统阐述了新文明文化史观;作品资料繁富、引征广博、视野开阔、论述全面、汪洋恣肆、浑成一体,堪称目前这一领域集大成之作。此外,林河的《中国巫傩史》、宫玉海的《〈山海经〉与华夏文明》和《〈山海经〉与世界文化之谜》、王大友和宋宝忠的《中华先祖拓荒美洲》、董立章的《三皇五帝史断代》等等是为代表作。

新文明文化史观越来越为新的考古发现所印证、为真才实学的文明文化史学者所认知、千百万智慧正义学者会不断加入进来,新文明文化史观必将战胜‘西方中心论’谬误下的传统史观,还中华并人类文明文化史真谛。”

二、提出“新文明文化史观”理论的机缘

1、由盲目的西化者到坚定的爱国者的转变。上个世纪八十年代的中文系文科生,读了不少西方的诸多书籍,如美学方面的、哲学方面的、文学更不要说是必修;于是厌倦了,找文明史方面的来读,读来读出读出了“西方是主宰”,西方人是“上帝的骄子” 内心有些痛,不服输的梅山人、楚国人的性格让“愤从心头起,奋向胆边生”。这让我开始苦苦寻思,中华民族的历史决不是这样的,人类文明史也决不是这些人写的这个样子,中华近代的灾难是个必然的特例……这种思考在大三之时有所顿悟,由此开始了对这方面的关注。一次,看到一篇文章,里面有句话让我深思:大意是说西方一些历史学家在对中华文明进行思考时双手都在颤抖,他们可能感受到了中华文明的浑厚,也许中华文明被严重的低估与人为的贬损。不久,我又知道了英国有个李约琴,专门研究中华古代科技,写了洋洋巨著《中国科学技术史》,充分论证了近代前的几千年,中华科技文明一直居世界前列,这一下,我豁然开朗,说明了我的怀疑、思考是完全方向正确,我带着这样的思考去了西藏。

光阴茌苒,八年援藏过去回到湖南,经受过拉萨骚乱的直接场面,藏族底层人民对毛主席共产党的热爱,我的中华凝聚情节、爱国情怀更加灌注心田。上世纪九十年代末,美国炸我南斯拉夫大使馆的导弹声又一次点燃起中华爱国者的血火,我也最终完成由盲目的西化者到坚定的爱国者的蜕变。

2、参加首届中国科学家论坛。同年,中华民族史研究会会长——当时重庆大学史式教授和台湾中兴大学黄大受教授正组织在全球华人学者中进行《重写中华古史建议书》的签名活动,这对于我来说正是雨过天晴。于是,在进入二十世纪的几年里,我连续写了几篇文章,《为“一万年”鼓与呼》(20006月,发表《求真》,入选大型理论文集《走向新世纪》)、《谈谈象形文字与字母文字》(20012月,发表《汉字文化》,中国中文核心期刊论文)、《谈谈对中华文明的再认识》(20024月,发表《社会与经济信息》,被世界华人交流协会、中国国际交流出版社评为国际优秀作品……文章在海内外产生广泛影响,由此,做为特邀嘉宾参加了首届中国科学家论坛。

3、长老们眼里的“张无忌”。参加一些会议,逐步结识当时寥寥无几的具有中华文明是源头这样理念(哪怕是萌芽)的几个文化“豪强”,如东北的《山海经》研究专家宫玉海、北京的《中华祖先拓荒美洲》的作者王大友,《山海经》独立研究学者王红旗,广东的《三皇五帝史断代》的作者董立章,等。这里说说与湖南林河先生的结识过程。一天,我接到一个电话,电话那头虽然听得出是上了一定年纪的男人的声音,但很响脆,爽朗。原来,林河先生们说他在网上看到了我写的《人类起源在中华》(后略作修改成为《源》书第一章)一文,非常感兴趣,可否相见探讨,从此我们成了忘年交。

一次开会,我开心的称他们为“长老”(他们大多十几年前就是六到七十的年纪),他们则因我相比较太年轻而称为“张无忌”,不知哪个长老走过来,双手推住我的背部,口中念念有词:“无忌,接功”……虽然是幽默,但从那时起,我就感觉到身上的担子有多重。所以“巍巍昆仑”网铭言:人猿在中华大地相揖别,人类文明在中华大地发端,又从这块镶嵌着地球最高点的亚细亚传播四方,中华文明是地球其它文明之源;她执人类文明之牛耳从古至近代从未间断延续至今,在人类历史的长河中犹如昆仑之巅耸入云霄,但这一人类的真本却被历史的尘土封存着,还人类历史本来面目是人类应有之责,上古时代就开创了全球文明的中华民族更是责无旁贷!这也是“巍巍昆仑”网的直接担当:昆仑将担负起中华民间研究人类起源、文明起源、中华文明史与世界文明史的关系等一系列重大历史课题的研究和致力于现实社会问题的深入研究,为复兴中华而努力奋斗。

4、论战—论战—为中华崛起而战。说句实在话,一般的人们怎么也不会对文明起源那么闹心的,但我与两类人进行这方面的论战:一类是中华文明本西来说者,典型的如苏三,以论证中华文明来源于中东、西亚为荣为己任;另一类则是居心叵测的刻意要贬损中华文明的负面势力,如分裂势力等。十年前我与苏三有过典型的关于中华文明的“论战”,交流时提出了文明发祥(端)三条件:“做为源头,就必须有这么几个基本条件:一是具备文明肇端的地理生存环境;二是所发现文明遗存(农耕文明遗址)相对年代为最早;三是文明从年代序列上具有连续性

写专文《人类起源在中华》分析人类起源是从青藏高原向东于长江流域转移过程中产生的:由于地球环境急剧变化,森林逐渐减少,迫使原先生活在森林里的古猿改变习性,下地行走长期生存逐步演变成人类,而地球上具备这种地理环境急剧变化的最可能性地区就是青藏高原在青藏高原隆起到一定的海拔后,产生了一系列的地理和气候变化,南面形成难已逾越的喜马拉雅山脉,西面形成高寒荒丘之地,北面虽开阔却干旱多沙漠,东面长江流域成为古人类走出青藏高原的最理想的生存场所,在这个过程中,人类诞生了;中华先祖在一些江、河、溪地段的一些缓坡、土台创造了“棚架”、“茅棚”、“窝棚”等简单的生活住所,并向较先进的石棚“台式建筑”过渡 ,再由这里向四周扩散并转辗全球。

关于文明的早晚和连续性。我们知道, 这四大文明都是农耕文明,那么农耕文明最早的遗址在哪呢?显然,现在的考发现告诉我们,中华文明的农耕文明遗址比起另几大要早了少则都是几千年多则上万几千年了。如湖南道县玉蟾岩遗址。距今2.25-1.85万年,是目前为止发现的人类最早的农耕文明遗址,发现了距今1.85万年前的目前人类最早的栽培稻、最早的陶器等。还有江西仙人洞和吊桶环遗址广西桂林甑皮岩遗址……显而易见,无论上述的哪个时代的印度、两河流域、埃及都还基本处于蛮荒阶段。而后来直接驳斥极度贬损中华文明的《戳穿中国是所谓四大文明古国之一的荒谬骗局》一文(成转贴时题目也有叫《 中国是所谓的四大文明古国之一吗?》),直接成为了《源》书《导言》的主要内容。

5、《源》书的出版是个坎坷的过程。2006年,揣着书稿和家里主要的经济费用到北京,准备孤注一掷,被碰得头破血流,差点妻离子散。只好再想办法在湖南出版。对所找的出版社的编辑进行研讨式的请求,已经不知有多少反反复复的苦口婆心的去缠,说虽然书稿的观点完全颠覆了传统的、教科书的文明史观,但逻辑推理,依据考古,综合分析,有根有据,是学术的研究,是为一家之言么。

反对的声音一直都有,“流波”是谁?是省人大常委会的,援过藏,但他搞什么文明研究?凭什么?这个反对有些无 厘头了。也是,我又不需要写书出版来评教授之类的,这书写了还要花钱去解释、央求人出版,凭什么?是呵,凭什么?凭我当时已经了深刻解到、洞察到中华文明太伟大了、太悠长了却被“西方中心论”下的文明史观贬损得可怜兮兮,名不符实;中华民族太伟大、太值得骄傲了却因近代灾难绝大多数人完全忘记了近代以前中华民族一直引领人类的辉煌历史,成为今天自卑自贱唯西方马首是瞻、魂不附体的弱智思维体……这对我来说,已经是冲破了“天”的“凭什么”了,还需要其它什么理由吗?

我在“关于《源》一书出版寻求出版的说明”里说:“作品于2006年完成后,曾在北京寻求出版,由于多方面的因素,作品未能如愿出版,反而消耗了我多年积蓄的十几万元资金。后经与湖南人民出版社的多方接洽、协商、努力,终于达成图书出版合同。

本书的出版具有划时代的意义,它将从根本上突破传统的中华和人类文明历史时空框架,彻底改变“西方中心论”引发的一系列错误的历史、文明、文化概念,为中华民族复兴和人类和谐、正义、健康发展从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的高度引擎。”

正如书的出版前言所写的,内容涉及到学科、人文类的几乎所有领域,如考古学、人类学、民族学、语言学、气象学、地质学、文献学、社会学、史学、认知科学……又结合神话、传说、宗教、民俗、天文、地理、历法、数理、海洋……本来出版社合同在2007年应当出版,但又因遇牵涉到一些民族、宗教方面的问题时,出版社自身又解决不了,我又拿着书稿去民委、宗教事务局,得到了充分的理解。书的原名叫《皇皇中华》,最后出版时,编辑建议还是中性化点,改成后来的《源——人类文明中华源流考》。最后得到北京方面的“旨意”:书可以出版,但必须在奥运会闭幕,这样《源》书终于几经坎坷,在200811月“横空出版”,这时,“新文明文化史观”理论的提出已经提到议事日程。

三、理论的提出是水到渠成

1、感谢中华文明“西来说”者。正是在对中华文明“西来说”者、对刻意贬损中华文明者论战的过程中,促使我全面思考这些尖锐的问题,取得逻辑思维的重大突破。要感谢中外中华文明“西来说”者,正是他们连续的上百年来的研究,成果就是中华文明与世界各地文明的相同性,这个就是了不起的研究成果,现在,摆在我们面前的就是,到底谁是源头?谁是爷爷谁是孙子?就好比一棵“文明树”,谁是根谁是末梢?还是早在《中华百越——人类文明发祥的开启者》一文中,我就提出了文明发祥三要素即三个基本条件,后来在与苏三的论战中引用过,又成为《源》书第二章“人类文明发祥在何方?让长江作答”里的“文眼”,后来又写了“从文明发祥三要素谈民族起源兼谈游牧族”。在《中华百越——人类文明发祥的开启者》一文中还提出了非常重要的概念,“人类文明发祥的最早流变路线图”,上述文明发祥三要素正是在这一节中提出。而把人类文明发祥的最早流变路线图”写入《源》书时,又有了实质性的进步,其中提出了中华文明开拓世界的“两个中转站”,这些都是开创性的理论概念。

那么,按“文明发端(祥)三要素(三铁律)”分析:

根据三要素分析

从文明肇端的地理生存环境来说,人类四大古文明发生地都具备人类生存发展的条件;从距今年代来说,从公元前3000~6000间,四大文明古国遗址各有发现,时间各有千秋,很难有个相对优势。然随着中国考古的发展和越来越多的古文明遗址的发现,打破了这个相对难以判断的格局——长江流域上万年农耕文明遗址的逐步发现及向周边年代的连续性空间的扩散性,突显人类文明发祥地的特征已成不争事实。换句话说,古巴比伦、古埃及、古印度和中华文明,只有中华文明具备文明发祥三要素。(文明发祥三要素——破解人类最早文明发端,巍巍昆仑网,http://www.weiweikl.com/XSHGW2.htm)

长江流域是中华并人类文明的源头

、长江流域上万年文明生生不息。湖南道县玉蟾岩遗址距今2.25万~1.85万年,是目前为止发现的人类最早的农耕文明遗址,发现了目前人类最早的栽培稻、最早的陶器和人工编织物等。以玉蟾岩农耕稻作文明为起点向四周延续扩散:向东向南产生江西仙人洞和吊桶环、江苏溧水神仙洞、广东英德牛栏洞、浙江浦江上山等上万年的水稻农耕文明;长江流域一带水稻农耕文明星罗棋布,如距今9000年之间的湖南澧县彭头山遗址,距今8000年的浙江萧山跨湖桥遗址,距今7500年左右的浙江河姆渡遗址,距今6000年的江苏高邮龙虬庄遗址等等。长江流域水稻农耕文明向北向西黄河流域高纬度发展的最明显特征就是宜稻则稻,因地制宜发展栗、黍、麦等其它作物,如河南、陕西、甘肃的部分地方适合水稻的生长,于是形成裴李岗文化河南舞阳贾湖、仰韶文化甘肃庆阳、龙山文化陕西扶风案板等稻粟混作农业文明。这个文明向印度半岛延续扩散发展有距今7000年的阿萨姆邦水稻文明,向东 亚、东南亚延续扩散形成几距今几千年的农耕文明更是比比皆是。(同上)   

②、科学结论。由此推断,即使是其它三大文明发现了年代较久远的文明遗址,也缺少周边相应遗址的延续性扩散性相佐证,更何况上万年前的印度、两河流域、埃及都还基本处于蛮荒阶段,至于其它支系文明,则更无从比起。因此,长江流域成为中华并人类不二的文明发祥之地已铁板钉钉无可争辩。(同上)

2、感谢刻意贬损中华文明的负能量势力。《驳斥〈戳穿中国是所谓四大文明古国之一的荒谬骗局〉》一文对一个极端刻意贬损中华文明贬损汉族汉文化的民族分裂势力者进行了“介绍”:

“《戳穿中国是所谓四大文明古国之一的荒谬骗局 》一文始作俑者是纳兰性德,蒙古族人士,曾用笔名阴山铁骑,sarenhuu,重金属乐队等.多年来他使用不同的名号, 冒用不同的民族,写了不下于50万字文章,在网上广为传发,专门诋毁中国, 狂贬中华文化。 该人颇有见识,对历史、哲学也有见解,但其用意很深,在网络上颇有危害性,不了解其为人,极易被蛊惑.。
    此人发表过一系列文章,《“四大发明”的无稽之谈》,《东西方文明之比较》,看似理性反思,但宗旨在与根本否定汉族的古代成就,行文充满对汉族的不屑. 他曾经以sarenhuu笔名写过《二十四史究竟出于何人只手考辩》《汉字、美术和染缸》,内容非常低俗无聊. 
    ……
    对那兰性德的行踪追踪得十分清楚的丰年先生指出,那兰性德的言论在以汉族人士为主要网民的论坛上,以贬辱汉族为主,而在蒙人网站上则是直接了当地鼓吹蒙族优越论。这才是纳兰性德的真实目的! 
    反思是必需的,但是假借反思之名,打击我中国人的自信心必须要警惕! ”
(驳斥《戳穿中国是所谓四大文明古国之一的荒谬骗局》,铁血网,http://bbs.tiexue.net/post2_3616255_1.html)

也正是针对此人丧心病狂的对中华文明中华民族的污蔑、贬损,我撰文《铁肩担道义 愤然铸文批》一文,从纵观中华并人类历史的角度对造谣惑众者、居心叵测者、对“西方中心论”进行了全面的揭露与驳斥和正理,从而合乎逻辑的颠覆性的正本清源的“新文明文化史观”已经呼之欲出了。也正是此文,成为后来《源》书导言的主体内容。此文驳斥于十多年前,后来在第二次“增按”时增加了段落标题,这为阅读提供了理解度。大标题四:一、文化汉奸恶意诋毁中华文明只能是蚍蜉撼树,二、文化汉奸仇视中华文明突破学术底线,三、三皇五帝时代文明是上中古中华全球文明,四、 历史虚无 否极泰来。

第一个大标题下面有四个小节标题:1、打着“国际的口吻”高调否定中华文明,2、拿来否定中华文明的文明其实正是中华文明,3、把其它遗址文明年代来对比中华有文字记载的文明,4、黑格尔等为中华文明正名。我综述一下:以为用“国际的口吻”来否定中华自以为得计,不想“拿来否定中华文明的文明其实正是中华文明”;而用其它文明的遗址文明比如拿古埃及的金字塔年岁长于早于中华有近三千年连续文字纪录的历史这怎么合理呢?所以到头来黑格尔都看不惯了要出来坚决为中华文明正名,黑格尔在其《历史哲学》中说,“......其他亚细亚人民虽然也有远古的传说,但是没有真正的历史:印度的四吠陀经并非历史;阿拉伯的传说固然极古但是没有关于一个国家和它的发展。这一种国家在中国才有,而且它曾经特殊地出现。历史必须从中华帝国说起,因为根据史书的记载,中国实在是最古老的国家。这一节的理论突破就在于指出了四大文明古国实质是中华文明是最古老的文明,是源头,但近代以来由于“西方中心论”,竟然是把其它文明的遗址文明年代来对比中华“三代”以来有连续文字记载的历史,然后因为遗址文明要长于中华有国家文明史甚至于是封建帝国文明史以来的记录,于是就把中华文明排在了四大文明古国的末位——而中国的主流历史界、考古界竟然也完全没有了基本的思量——直到今天。我在《文明文化认识史上隐含的一个天大的笑话》一文概述道:“这几个所谓的古文明史是怎么研究出来的呢?原来随着近代考古的兴起,这些地方发现了一些突显文明的古遗迹或遗址,如埃及地方金字塔、神庙的发现等。故另三大文明古国就是在考古发现中依据所发现的古遗址年代再反推其文明历史,这几个文明体就是这么推演来的——即把其某个古遗址的年代如距今四或五千年来断定当时其国家文明史的状态,并认其为此文明或国家之文明年代。但这样的判断是有逻辑漏洞的:正因为没有基本的连续的文明史记录,而在某个时段突然有了比较高的文明出现,那么这个到底是怎么来的呢?是本土的还是外来的呢?因为这些突然的文明很大程度上可能是其它更先进的文明所带来。并且这么久以来直到现在学者们却很自然地把这个由遗址断定出来的年限——如古埃及金字塔距今四千年或四千五百年比近三千年的中华封建国家文明史记录长,由此推断古埃及(其它如古巴比伦、古印度文明类比中华文明也以类似推理)早于中华文明,这岂不本是天大的逻辑笑话却成了今天教科书的结论。”

第二个大标题下有三个小节标题:1、混淆是非倒打一耙,2、主体无为成贬损中华文明的“帮凶”,3、西方学者炮制的“文明文化”到底是什么概念。这一节在驳斥邪说时痛心的指出主流历史界、文化的无为,才使得中华文明这样的无助——连基本的逻辑都没搞清楚就在花那么多钱去搞什么“夏商周”断代工程,而古印度、古埃及、古巴比伦连古史都没有,则反而不要论证,就凭考古挖出来的几个遗址就认证了坐实了文明在先的交椅?中国的主体历史界、考古界几十年考古挖出了中华上万年人工栽培水稻、人类最早的烧制陶器的遗址就被自然视而不见了?这就是西方炮制的所谓的“文明”与“文化”的概念,轻而易举地把中华考古发现的距今七、八、九千年甚至于上万年的文明遗址划分到了“石器文化遗址”而不是“文明遗址”了,而把晚于中华文明几千年甚至于上万后的一些有人类文明因子出现的文明遗址再扯上那个时代其它地方也可能开始出现了西方所谓的城邦、发现了若干文字、有了青铜、有了宗教祭祀,以这几项来框架是否是文明的出现。其实,同时代、同标准,世界任何地方的古史文明都不可能能与中华文明对比。这一节的突破在于,逻辑地意识到了西方人炮制的关于“文明”与“文化”概念是完全不符合于人类本身发展的真本的,是一种狭隘的脱离人类历史整体发展的想当然的局域地域、局限时段产生的概念,但由于“西方中心论”作祟,这样的概念还在历史界、文化界成为圭臬——中国的专家、学者哪敢越雷池半步?

第三个大标题下有八个小节标题:1、文化汉奸者拉西方做虎皮截断中华文明,2、中华文明真金不怕火炼文字上万年,3、中华互人创字母文字,4、中华古人以打造玉器之功到西亚北非打造金铜得心应手,5、近8000年高庙遗址祭祀场所是伏羲神糯(农)时代的国家祭祀祖殿,6、红山文明现最早金字塔,7、高庙、城头山城市群是三皇五帝时代最耀眼的明珠,8、与母体文明中华争文明的先后岂不是笑话。这一节要综述的是:今天的文化汉奸截断中华文明是其应有之意,但古代的孔子、司马迁等截断中华文明是认识问题,把中华上、中古史当着“怪力乱神”加以删减,如同今天的主体历史界成了西方的传声筒异曲同工;中华文明上万年,当然文字的产生发展史也是上万年了,且是中华“互人”(即今天之阿拉上海人)到地中海后在中华象形字在这些地方的文字变种的基础上即以简单的古汉字变体做为字母创建了“腓尼基字母”,成为全球字母文字的来源。

第四个大标题下有三个小节标题:1、判断人类文明发祥三要素的提出,2、古希腊文明为大禹家族所创建,3、历史虚无 否极泰来。略作综述:前面已经说明,“判断人类文明发祥三要素”最早当在《中华百越——人类文明发祥的开启者》一文中提出。再把该文的结尾做为此节的结尾:也好,物极必反,否极泰来,正因为近百年来,近几十年来对西方的过分崇洋媚外,对自己民族的虚无主义,对中华文明的过分贬曲,物不平则鸣,才激发不少民间学者卧薪尝胆、铁肩担道义,大胆铸文章,澄清史事,还原中华,向人类的历史真本靠拢,改写人类文明史。

3、《源》书导言是开启“新文明文化史观”的钥匙。

《源》书导言不但是《源》书的开启篇,也是开启“新文明文化史观”理论的钥匙。导言说:“研究人类起源文明发展史的关键是要有一个基本准确的方向,要理顺出一个基本符合人类历史发展本身的史学框图来,不能主次颠倒、干枝错位。不幸的是今天的人类历史学认识和研究并没有随着考古的突破而有相应的进步,过去以西方中心论背景下形成的一些历史认识、命题还在大行其道,流行于世,充斥着人们的头脑;非但如此,这些观念还正在成为人们常识性的知识和思维的基本逻辑,这是人类历史的巨大不幸与悲哀,也是人类史学研究必须加以拨乱反正的大是大非问题。”由此,导言冲破历史樊篱,彻底质疑近代西方中心论下的一些虽然是教科书已经定论却实际是错误的一些重大的文明史观。如质疑“人类起源在非洲”,指出人类不是起源于非洲而是中华;质疑苏美尔人是“人类文明发祥者”,指出创造西亚两河流域文明的苏美尔人其实是来自中华的人;质疑“哥伦布发现美洲”,指出几千年来中华不断有人迁徙美洲,而美洲文明本为中华先祖所创造……导言对西方学者关于“文明”与“文化”的概念进行剖析:“西方历史学者刻意区分文明与文化的概念,什么‘文化(culture)’是一个属于石器时代范畴的概念,用于专指石器时代特别是新石器时代包括金石并用时代的原始部落人类遗迹;而‘文明(civilization)’是属于青铜时代范畴的概念,专指人类进入青铜时代以后的国家阶段。这种区分本身就极为荒谬:试想,人类的历史发展基于基本的常识也是先有了基本的文明,然后才来有相应的基本的文化的产生和发展;你现在生硬的人为的规定石器时代的文明反倒不是文明是文化,而青铜器时代的文明才是所谓的‘文明’,以为这样就可以将中华时间上远远早于其它文明的农耕文明排除在了‘文明’之外,不管你中华考古发现出万年、万几千年的文明,那都不是‘文明’,只是又多了个石器时代的‘文化’遗址而已。这种违背历史发展基本逻辑的史学研究也是造成我们对历史真本认识迷途的重要原因,必须加以拨乱反正。”这段话剖析是很到位的,因为人类自文明发祥后,随着时间的发展文明的层次越发达,可以依次概括采集渔猎文明、农耕文明、工业文明等,且其实……因此,各地方不同的文明对比可以是采取相同时代,比如相同时代,这里已经是农耕文明了,而你那里还是原始的采集或渔猎阶段甚至于完全没有文明,这样比才是合乎逻辑的。比如比青铜时代,一是比谁最早进入青铜时代,二是比这个时代谁的青铜制造最精湛以及所能代表人类文明的各自表现出来的其它文明特点……如果讲人类的采集、渔猎阶段确实还有石器时代多的印痕的话,则农耕时代已经实质性的垮入文明时代,而人工栽培水稻和陶器的出现,则是最早人类垮入文明的显著标志。同样,做为人类文明发祥之地,考古发现了人类最早的的城市城头山、湖南怀化发现的最早的规模最大的祭祀场所,至于说同时时代的青铜文明,中华更是精湛无比。所以我概括上中古的“四大发明”当为“人工栽培水稻、陶器,玉器,漆器”。

既然提出了质疑,则你就要把质疑归正——拿出你的正确观点来。由此导言对文明史两个最主要的命题“人类起源”、“文明发祥”以考古遗址为主线进行了逻辑论证,对人类语言的来龙去脉进行了论述,对西方“文明”、“文化”概念进行解剖的同时提出合理的架构。最后对上中古中华天下大九洲文明进行纵观。

4、新文明文化史观宣传词。两年前在草根网探讨时回答学友问:

那么,这个中华复兴和人类重新走向健康发展的理论——真课题找到了吗?我说找到了——这就是中华文明复兴的天下大同新文明文化史观!

更为难能可贵和不是‘巧合’的巧合是,科学社会主义共产主义的终极理念来源原来还是来自中华古老文明的天下大同思想、马克思主义的辩证法之终极源头原来还是来自于中华文明之《易经》、《道德经》等古老著作。

经过二十多年来的思考,对中华并人类近代至当今现实的反复思辨,走出近代以来国际上‘西方中心论’和国内几千年沉积而来的‘黄河中心论’的樊篱,结合中华并人类考古和众多人文综合总结出‘新文明文化史观’。

人类起源、文明发祥命题自人类诞生到今天都是永恒的命题,古代是把历史进行了传说和神化,近代以来是西方中心论下的谬误起源观、发祥观。更要说明的是,‘新文明文化史观’不是为中华复兴而刻意创造的理论,是纠正近代以来西方中心论下的谬误历史观,是正本清源中华并人类史学真本的文明史观,是中华并人类文明史的回归真本!

更为价值意义的是,中华文明引领人类上万年直到近代,中华文明是海纳百川、是健康和谐,自古就有天下大同的情怀——比起近代才走上前台的西方弱肉强食的文明完全一个在天一个下地——所以新文明文化史观的提出和发扬又与中华复兴和人类正义发展不谋而合——是天、地、人和之作也!(以上引自《流波谈理论创新谈新文明文化节史观》)

2008年12月11日流波在巍巍昆仑网首发“新文明文化史观” 宣传词

人类从中华走来,又从这里走向地球的四面八方!

中华黄种是人类的祖种祖族,白种黑种皆由中华黄种所衍生;白民、黑民在中华炎黄时代晚期的尧舜时代才由中华西迁到欧洲、非洲!

人类文明发祥在长江流域,这里上万年的农耕文明向周边扩散辐射形成中华本土并全球早期文明;东北亚是中华先祖开拓美洲的中转站,印度半岛、伊朗高原是中华先祖开拓地中海沿岸古文明之中转站

中华文明上万年,中华上中古大九洲文明就是中华全球一统文明,无论是古巴比伦、古埃及、古印度等文明或是美洲、澳洲等古文明都是中华先祖开拓全球的结果,是中华古文明之杰作!

《山海经》是上古中华全球一统文明并至中华“三代”的地理记录,《易经》是中华并人类文明文化的早期结晶,《圣经》渗透着中华文明文化理念。

近代史以前的人类海洋史基本就是中华民族开拓全球的文明史!

汉字是人类上万年来文明文化的活化石和信息库,是人类发展最成熟、最先进的文字 ;字母文字由中华形象文字衍生而来,基本割裂了与历史的链接,且必须不断制造“新字”来表达新生事务,是典型的垃圾语言!

……

宣传词引用流波《为“一万年”鼓与呼》一文的下列文字做为宣传词的结尾:

“正当中国的大清皇帝们还沉浸在‘天朝’、世界‘中央之国’的历史陶醉之中,以儒学文明所特有的温文轻蔑之态俯瞰世界,傲视欧洲为‘夷人夷国’之时,西欧迟来的资本主义萌芽却产生了使生产力得以大突破的工业革命,向着近代文明的曙光迅跑……时至十九世纪中叶,西方列强终于用船坚利炮把‘天朝’的尊严、‘中央之国’的傲慢击得粉碎。腐朽羸弱的清朝未年,广大的国土被蚕食、瓜分,民族惨遭殖民与蹂躏,‘东亚病夫’的毒讽压得中国人抬不起头来,中国社会的崇洋、恐洋、迷洋之风弥漫开来。在大部分中国人的思绪里,西方‘蒙天盖地’的先进,中国‘昏天黑地’的落后,对西洋人有一种莫名的神奇感,自以为低了一等;相反,西方从此无知狂傲,飞扬跋扈,‘白种人是上帝的骄子’的历史谎言流遍全球。这就是一百多年来的‘历史歧视’、一百多年来的‘历史耻辱’、一百多年来的‘历史误解’和一百多年来的‘民族自卑’。”

“今天,中华民族已昂首迈入二十一世纪,我们必将彻底洗刷近代以来因落伍惨遭蹂躏的种种耻辱,用人类第一族的气魄、人类第一族的自豪、人类第一族的精神高筑起中华民族永恒的精神长城!”

宣传词的发刊标志着“新文明文化史观”理论的诞生!

现在越来越多的有志之士加入到“新文明文化史观”理论的队伍中来,为正本清源中华并人类文明史而“八仙过海、各显神通”,倒逼主流历史、文化界“觉醒”。乌云再厚,终究遮不住太阳;“西方中心论”下的错误文明史观必将随着考古的越来越证明新史观的无比正确与《源》书结论的斩钉截铁!

20161014

返回昆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