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波纵谈文明史研究

关于昆仑

设为首页

昆仑窗口

网络法规

站长独白

主席纪念馆

今天是公历*年*月日, 星期*农历**年*月*日 

流波铭誓:正确认识毛主席,感恩毛主席,彻底改变今天崇洋的弱智的私化的甚至于颠倒黑白的意识形态紊乱局面,中华复兴才有希望,中国梦才能真实现!为国家、民族计而打抱不平:为中华文明上万年鸣不平而正本清源中华并人类文明文化史而有了“新文明文化史观”,为不让中华再有近代灾难而为毛主席新中国鸣不平勇举正义正气大旗涤荡意识形态领域之污泥浊水……——2016年1月18日摘自流波微信语

流波纵谈文明史研究

——在纪念大同思想网四周年座谈会上的发言

流波

 

今天,有这么个机会与大家见面,非常高兴。我是因为探讨人类起源、研究中华并人类文明史,创建“新文明文化史观”理论,与沈戈、与大同思想网结识,还有一些朋友,也认识得很早了,大家好。

时间问题,长话短说。我向大家稍微做个自我介绍。大家知道我叫“流波”,网上查流波的文章上百万字是肯定还不止的啰,但我实际的名字叫刘博,就是文刀刘、博物馆的博。今天主要讲两个大问题:一个是我为什么要搞文明史研究,一个是我对文明文化史研究的一个认识问题。

一、我为什么要搞文明文化史研究

1、由西化者向爱国者的转变。那么,我为什么要研究中华文明呢?这跟我读大学的经历有关。我就是这岳麓山下湖南师大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中期的中文系大学生,想想当时的文科生,西化得厉害;现在我是经常批评许多人为什么如此“崇洋媚外”,但那时的我,不也是这样的么。我那时如饥似渴地吞吃着西方的东西、西方文学、美学、哲学……到大三的时候,有些腻了,便找了西方人写的世界文明史来读,又找来美国人写的这方面的来读,读着读着,心里堵得慌,不舒服了。虽然当时还没意识到“西方中心论”,但梅山人的、楚国人的、湖南人的性子出来了,逆反的思维自然而生,难道世界历史就都是这些书所写的大多是“西方人在主宰世界”?“西方人是上帝的骄子”、其他民族是“劣等”?而这样的反思是“成功”的,“卓有成效”的,当我看到李约瑟的《中国科学技术史》洋洋大著时,我知道我的思路是对啰。由此,我由一个西化者向民族主义者转变,我带着这样的情怀支边西藏八年,在亲身经历过拉萨骚乱的局面、又深刻理解到边疆人民对毛主席那种发自内心的感恩之情愫,我的爱国主义情节得到了升华……八年后,回到湖南,进入湖南省人大常委会工作。

2、为什么要搞文明史研究?从常规来说,我也好、杜(钢建)教授也罢,文明史研究本跟我们搭不上边。但,前面我已经说了,我早已经对西方人写的人类文明史进行反思了,知道中华文明是多么的历史悠久与弥长,中华文明不是五千年是上万年……同时看到如同我当时一样的对西方无厘头的崇洋媚外的人那么多,深深感到如果不把这个文明史上的最大的“冤案”予以纠正,不唤醒整体社会认知,那么什么“中华复兴”那真的就只是一个糊涂的“中国梦”么……因此,正本清源中华并人类文明史,即使无奈,也是使命。

从那时起,与林河先生结识,共同探讨人类起源、文明发祥问题,成为忘年交。比如探讨最早的农耕文明遗址时,我们对玉蟾岩进行过重点探讨,而玉蟾周边类似的上二万年的遗址还有哩。

3、关于“新文明文化史观”理论的创建。2008年,写了《源——人类文明中华源流考》(以下简称《源》),为“新文明文化史观”理论奠基。《源》书的前身是《皇皇中华》,不少章节已经在网上流行了好多年了。比如《人类起源在中华》,正是此文让我与林河老先生结识,也是最早从灵长类、DNA两个最关键方面全面论述人类起源在中华并对“非洲起源论”和“所谓分子理论研究支持现代人走出非洲”进行了最彻底驳斥从而正本清源人类起源于中华的迄今最强有力的“民科”篇章;比如《中华百越——人类文明发祥的开启者》一文中就已经提出了“关于判断人类文明发祥三要素(三铁律)、“人类文明的最早流变路线图”、“中华先祖开拓世界的两个主要中转站”,其中也讲到了后来黄帝时代“流放四凶”后边缘地带的“糯民”(糯汉即古汉民——长江流域最早种植水稻的民族——后来所有其它民族的来源)逐步游牧化的游牧族从西伯利亚、高加索带去地中海这一中转站……通过多年来与中华文明“西来说者” 比如苏三进行辩论交流、与不少刻意的心怀叵测的要贬损中华文明的势力进行长时间的论点,比如后来成为《源》书导言主要内容的《铁肩担道义 愤然铸文批》文章,就是专门针对《戳穿中国是所谓四大文明古国之一的荒谬骗局》一文的强力驳斥……总之到《源》书的“艰难出版”、“横空出版”,“新文明文化史观”理论的提出已经是刻不容缓、水到渠成。

我是这么来定义“新文明文化史观”的:“‘新文明文化史观是对近代以来西方中心论主导下的文明文化史观进行反思、结合中华并人类越来越多的考古发现再进行综合研究得出:中华文明上万年中华文明是人类文明的源头中华文明引领人类直到近代中华人种是人类的祖种祖族长江流域古糯语(人类最早文明发祥者——种植古糯稻的糯民说的语言暨古汉语的前身)为上中古全球通用语中华文明博大精深,海纳百川,引领人类上万年,是人类文明进步的源动力’、‘中华文明突显人类真善美、是人类社会美好和谐的圭臬’等重大新史观的概括。这一史观和理论的横空出世,是近代以来人类文明文化史上开天辟地的大事件,是对近代以来由西方中心论主导下形成的中外主流意识形态下的文明文化历史观的彻底拨乱反正,是中华民族自鸦片战争来陷入内忧外患困境、民族意识步入崇洋媚外弱智糊涂窘境重新走向文化复兴的标志,是人类重新走向天下大同、走向和谐文明、重建中华大九洲康庄大道的隆隆礼炮……中华文明的现代发展就是人类文明的未来走向。

4、我们的队伍向太阳。今天在这里谈,见到这么多对文明起源感兴趣的新朋友,真的有“我们的队伍向太阳”的欣慰感。昨天沈戈批评我,今天杜老师也婉转的说,意思是说我没有以前这么关心这个主题了,把理论框架建立起来,就不说了。微信里这么提意见的也不少哦。当然也不是的,我哪能对新文明文化史观不上心的,这是我们一辈子永远的课题。杜教授正好刚从意大利考察回来,我在这里要说的是,杜教授利用自己的语言优势、一些难得的外文资料及其它优势,大有全身心投入到文明文化史研究的决心、信心和行动,为教授大大的点赞。昨天,沈戈打电话说,湖北的黄饮冰过来了,哦,湖北研究文明史的民间“黑马”,虽然人是第一次见,心早已是相通的嘛。

5、新文明文化史观天下大同。纵观中华文明史,我以前用一句话这么来概括:中华文明引领人类上万年直到近代,近代百五十年落后只是万里长江奔腾赴海的一小节洄水涡,今又崛起重新回到世界第一势不可挡。但近代这一灾难差点让中华民族亡国灭种了,多少仁人志士为中华复兴而前仆后继,而唯一挽中华于近代水火灾难的救星就是毛主席。毛主席率领中国人民打跑了所有内外欺负中国的敌人、邪恶势力,让中国人民真正站起来了。但内外那些暂时输了的势力不心甘,于是又对外打了几仗,才真巩固了……可是,到今天,身子是站起来了,但思想呢、思维呢,整体社会又步入到了崇洋媚外的境地,说明人还是没有真正站起来呵。怎么办呢?这就是我们今天研究文明史、源流史的意义所在。中华复兴,首当文明文化的复兴,这也就是我们今天讲“新文明文化史观”、讲天下大同、讲世界大同的现实意义与历史意义。

一些人总是说,这个古史、文明史研究有什么意义?总是躺在过去的辉煌里有意义吗?这其实是完全不懂历史的缘故。任何历史其实都是现实的,西方人把握着近代以来的“西方中心论”,牢牢掌握着世界的话语权,才造成今天大部分中国人唯西方马首是瞻的思维。如果今天中国的教科书明确的告诉大家,中华文明是上万年且一直引领人类到近代,近代史以前人类的几乎所有发明都来自中华,近代的落后只是万里征途的一小节,今天我们崛起是必然,古为今用、洋为中用……如果是在这样的文明文化史观自信心上再努力学习近代西方先进的东西,会是今天整体样的跟着西方一步步的样子吗?甚至还会去哈韩吗?

二、关于如何搞文明史研究的一点认识

1、访国家社科院考古研究所。记得七八年前,《源》书出版后,我带了几本去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与考古所书记董军社共进中餐;由于机缘问题,与吴老吴新智没见上面,把《源》书交给考古所董书记,让他转给吴老。一上午,先与“食素女科学家候亚梅”探讨,后和考古所副所长、中国著名的考古专家高星深谈。

我说,我之所以能理直气壮的得出书中的结论,很多的证据不正是出于你们考古的正确结论么。我常讲,不因为我是中国人,就来“研究”得出“人类起源在中华”;也不因为我是湖南人,就来“研究”得出“人类文明发祥于长江流域”,而正是因为考古发现了这么多实实在在的证据,然后综合研究得出这些结论是真实的合乎历史真本的。而随着考古发现的越来越多、研究越来越细化,必将越来越多地证明《源》书的正确和填补“新文明文化史观”框架的内容。

2、古史研究不是一加一等于二。一些所谓的研究者,几十年来花费掉国家多少钱财,给西方当传声筒,在“西方中心论”下对文明文化史研究“不敢越雷池半步”、“画地为牢”,这也就罢了;可不少看到他们口中的“民科”研究出越来越的成果时,不知是处于一种什么样的心里,总会挥舞起大棒,你们是“民科”,研究不严谨,文章不规范,如何如何……哦,也是,原来他们的论文、科研“成果”都是这样“规范”出来的。

上中古史研究,可以是一种散发式思维,充分发挥想象力、敏锐力。就如一个老公安,一眼瞟过来,可能就会敏锐地察觉到某个人的举止、眼神有问题,然后顺着追查,也许真水落石出了。这就是文明文化史大家,你读《山海经》真的枯燥无味,不知所云,但在宫玉海看来,《诗经》、《山海经》等先秦古籍,书里每一句都是中华文明史、中华先祖开拓世界的历史、地理等的纪录,他能想象到、天才般的理解到,写出来,你不能用一加一等于二来衡量,说的就是这个意思。

为什么直到今天,真正有文明文化史世界视野、有天才般的想象的真正有突破性的人类文明史研究者在中国在世界都是寥寥无几的,这与一般主体的那些教授、研究员们几十年来抄剩饭剩菜式的文明史研究、文化史研究是完全不能同日而语的,考古发现例外。比如说你易中天搞三国研究,可以,也研究出了特点,但深入到中华并人类文明史研究范畴,则可能连小学水平也都谈不上,但他自己还会自以为是哩,还在继续谬论哩。又比如说你于丹说《道德经》说得也有特点,有很多粉丝,但决不能轻易去文明史研究里乱“造次”,在主流研究里不出笑话,在新文明文化史观这里简直就是小儿科了。

3、新文明文化史观代表人物寥寥多是“异样者”。因此,我在搜集、整理“新文明文化史观”的代表人物时,屈指可数的十来个人大多是“有意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的“异样者”。比如我之所以把梁起超纳入“新文明文化史观”的代表人物,在于他在中华民族深受苦难的现实下却能以一个中华复兴者的情怀深刻认识到中华文明是多么的伟大,提出了四大文明古国中国应当排第一的敏锐的洞察力,尽管他当时的这种呼吁仿佛在沙漠里呐喊。

而至于英国人李约瑟研究中国科技史,纯属偶然。李在中国病了,住院,西医治疗不行,中国护士建议用中医治疗一下怎么样?用一句大俗话叫“死马当做活马医” 么。结果可想而知,几副中药,病就好了。而李约瑟天才般的定力、洞察力就在这里:他冥冥之中感觉到中华文明可能没被了解或完全误解贬损,这个文明可能太伟大了,于是全身心投入到研究中华科技史当中来,研究也印证了他的想象是完全正确的。而加文·孟席斯,是一位跑遍了全球的海军军官,正因为他在世界各地的了解,才天才般的了解到中华文明的伟大,完全不是什么哥伦布发现美洲,只能是中国人。当然,我要说的是,当然不是中国人发现美洲——而是美洲本就是中华先祖所开拓。

吴新智对中国的考古无疑做出了大了贡献,并且还对人类起源“非洲论”进行了质疑,提出了多地起源论,但确实没有“理直气壮”,所以我把他做为“新文明文化史观”理论的代表人物介绍时是这么说的:吴新智在1984年与两位外国人类学家联名提出现代人起源的多地区进化说,对人类起源非洲论形成一定冲击;但目前他的研究终究没能步入到人类起源于中华长江流域这一实质根本,也没能对人类起源于非洲谬论从理论上做出证揭,但至少在目前中国主体历史考古界关于人类起源上有了一点异样的声音,也算是主流的一点难能可贵。

4、世界三大人种另二大实为中华人种所衍生。在研究人类起源时,我曾经说过,白人(民)多毛,黑人(民)猿像,只有中华人种(不要再说什么“蒙古人种”啦,典型的“西方中心论”下的产物;因为蒙古族只是中华古糯汉(古汉人)在历史长河中分发成的众多族种的一个小族,到了八、九世纪才正式形成)不高不矮,智商最高,是为人类的祖种祖族。白民当在中华人种牛高马大、浑身多毛时期的衍生支,故原始白民衍生在中华古代神洲地域之西南、西北带,故新疆带发现的两千年前的白民当原始白民,并非后来从什么古罗马过来。有人问我,那黑人呢?身上没毛?我说你问对啰,因为非洲并不是黑人的原始生存地,黑人的原始生存地在南亚带,也正是中华黄帝时代的“流放四凶”才把黑民们驱赶到了海外昆仑,所以古代中华史书把黑民称之为“昆仑奴”。因为他们常在海边,吸盐分多,身上才褪去了毛的,这个白民多毛似乎有点不太幸运,但比起黑人黑还是有优越感的吧。

好了,拉拉碴碴说了那么多,就此打止,谢谢大家。

(编辑:沈戈、昆仑,2016-10-11

返回昆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