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伟大的文明产生最伟大的人物

关于昆仑

设为首页

昆仑窗口

网络法规

站长独白

主席纪念馆

今天是公历*年*月日, 星期*农历**年*月*日 

流波铭誓:正确认识毛主席,感恩毛主席,彻底改变今天崇洋的弱智的私化的甚至于颠倒黑白的意识形态紊乱局面,中华复兴才有希望,中国梦才能真实现!为国家、民族计而打抱不平:为中华文明上万年鸣不平而正本清源中华并人类文明文化史而有了“新文明文化史观”,为不让中华再有近代灾难而为毛主席新中国鸣不平勇举正义正气大旗涤荡意识形态领域之污泥浊水……——2016年1月18日摘自流波微信语

最伟大的文明产生最伟大的人物

流波微信谈时势语录连篇(文明)38
流波

目录:

最伟大的文明产生最伟大的人物

人类起源文明发祥问题常谈

长江中游是中华并人类文明唯一的发祥地

国家文明史与文明遗址年代不能混为一谈

所谓石器时代不能拿来随意套中华文明

黄河中心论助长韩国人抢夺中华文明

文字起源常谈
 

最伟大的文明产生最伟大的人物。中国为什么能产生毛泽东?用“新文明文化史观”纵观中华并人类文明史,近代中华落伍前,中国乃名符其实的中央天下之国,中华文明乃人类文明的源头,中华人种是人类的祖种祖族,中华汉字是人类一切文字的来源,最早的字母即西方称“腓尼基字母”正是中华炎帝系海外支互人所创……正如李约琴在其研究中华文明史过程而得出的,人类近代前的几乎所有创造发明都可追踪到中华文明……正是这样的人类无与伦比的文明文化史,才能造就人类无与伦比的毛泽东!

人类起源文明发祥问题常谈。新文明文化史观之“判断文明发祥三铁律(三要素)”中概述人类文明发端之地理范畴当在地球北纬二十八至三十二度左右,二是有诸如能代表文明发祥之最早遗址(不是石器文化遗址)的考古发现,三是文明发端从时空上拓空延时发展。而玉蟾岩上限破二万年遗址的发现,人类上万年最早人工栽培水稻、陶器的发现及以长江流域中游再向四周拓空延伸发展的从上万年到距今九、八、七、六千年遗址连绵不绝的发现,向全世界早就宣布了人类文明发端之地舍中华之长江流域别无它处。

至于人类起源,十几年前流波之“人类起源在中华”就从灵长类、南猿、DNA等方面揭“非洲起源”伪说。从灵长类到现人类,首先是最早人类的亚洲德氏猴发现在湖南,再次世纪曙猴发现在江苏,再再次是山西、东南亚灵长类猿的发现,整体上成系列,而时间上远远超非洲上千万年之久——从而从灵长类起源上彻底击败非洲起源论。而谈到非洲以“露西”为主的南猿放在“人类进化中华龙”面前立马相形见绌,至于某特定人群DNA的复杂不是说明其古老的必要条件,必须结合考古得出相对合理结论。说什么非洲人的DNA相对复杂,从另一个角度说正是反映非洲人杂交成分复杂是衍生支,而有的研究得出往往两个非洲人之间的DNA差距明显还大于非洲人与亚欧人之间的差距,这就从反面验证了上述推论……而从白民、黑民因炎黄大战晚期因流放“三凶”,“四凶”而迁徙欧洲,非洲也完全吻合。

然有人因此问流波,那南方汉族的DNA比北方汉族复杂,又为什么得出的就是南方汉族是古老是源头呢?这个流波解释说,考古人类DNA研究,必须结合考古,且只能做为考古的重要参考。南方汉族基因比北方复杂,完全与中华并人类历史发展相符:人类在长江流域起源,文明发祥由古汉人——糯汉发明人工栽培水稻,烧制陶器肇始,开始向中华并全球开拓……又到炎黄大战大量古糯汉又从北方回归南方,直到尧舜时代还在流放“三凶”、“四凶”变成夷、黎、百越、百濮……这就是南方汉族基因复杂的原因。相反,诸如桐族等少数民能实为古汉人——今天成了少数民族相对安宁少人种、民族杂交,古其古老基因相对单纯……

长江中游是中华并人类文明唯一的发祥地。流波在新文明文化史观之“判断人类文明发祥三铁律(三要素)”对是否是人类文明发祥地做了如下逻辑判断与推理:一是地理上要适用人类生存发展,二是有最早的文明遗址(不是石器文明)的发现,三是文明的发展在时间上有延续性在空间上有向周边的扩展性。用此三条一判,四大文明都产生在北回归线30度左右,这是共同点;二是随着长江流域上万年人工栽培水稻遗址的发现,彻底打破了以往人们对文明发祥的认识,人类最早的文明发端遗址玉蟾岩——发现了人类最早人工栽培水稻和人类最早陶器等,有理有完全推翻“西方中心论”之“苏美尔文明是人类文明发祥”之观点;三是以湖南玉蟾岩为源点,向下有广东牛栏洞,向东有江西万年仙人洞,浙江上山等上万年的类似文明的发现,而至于距今九千年、八千年、七千年、六千年的在以长江中游为圆点的周边蓬勃发展开来,其中著名的有近九千年至六千年的湖南彭头山·城头山,北上淮河流域近八千年的河南贾湖遗址,近八千年的湖南高庙遗址,七千五百年的浙江河姆渡遗址,四千年的有印度阿萨姆邦人工栽培水稻遗址的发现……充分说明印证了长江中游是中华是人类文明发祥唯一之地不可能再有二:一是上万年前正是地球大理冰期,要想再在别的什么地方再找出上万年的文明遗址(不是指的石器时代的遗址),已几乎不可能,就是假设有,在时间的延续、空间的扩展上能与以长江中游文明发端后的这种文明发展态势相比也是完全不可能的——因为无论四大文明之其它三大文明只不过就是中华先祖在上万年开拓全球以来在中南半岛、在尼罗河流域、在两河流域开拓文明的开花结果!

由于中国——天下中央之国在先进上万年引领人类到近代后由于内讧满清利益集团反对变法使中华逐步陷入近代灾难……相反,西方在近千年的中世纪宗教黑暗后迎来了“文艺复兴”,迎来了肆虐到今天的“西方中心论”,然“辉煌”了几百年的这个所谓的“文艺复兴”其本质就是文明文化科技史的造假……

国家文明史与文明遗址年代不能混为一谈。这里要认真的反复的讲清楚,人类文明史,真正有连续国家朝代更跌史上几千年且封建帝国史就达两千年以上的唯天下中央之国——中国!把四大文明古国还把中国排在末了是文明史、历史学中一个最大的逻辑认知误区——即把本没有连续国家文明史的另三大文明按其近代以来所发现的某个文明遗址年代——比如埃及以金字塔距今四千多年比中国从西周以来的明确记录的国家文明史略长,于是就说古埃及历史比中华文明长,其实就说的一座金字塔的上限年代比中华的国家明确连续记录史长,就说其文明比中华文明长?那怎么不把金字塔与我们上万年的创造了人工栽培水稻的文明遗址比?为什么不和我们的距今八千年的高庙,贾湖,磁山遗址比年代?为什么不和我们的距今七千多年的人类最早的城市城头山比年代?

难怪古埃及的文明史,说王朝年代就是把五千年除以几十年,就说古王朝几十个朝代就推算出来了,然后一些所谓的研究安上名称,这古埃及、古巴比伦等的历史就是这样在近代考古的基础上填补推测研究而成了,而真正有了几千年连续国家文明史记录的中华反而排在末尾了,这样错误的认知却成了今天的主流认识成了教科书的定论,呜呼!

所谓石器时代不能拿来随意套中华文明。这里,我们这些考古专家,都要谨慎或跳出近代西方传承过来的一个考古概念,就是“石器时代”包括旧新。我之所以要这样提醒,基于两个原因:一是认知上的惯性,把一个只要是超过了距今八千或九千更不要说上万年的遗址了,便不管这个遗址挖掘出了什么,都几乎笼统涵盖为“旧石器时代遗址”……如果是距今几千年如五千或六千年或七千年的遗址,也不管这遗址挖掘出一什么,便也几乎不加思考定义为新石器石代遗址……也许最早兴起考古学的西方学者,几百年来总结出这个概念感觉很好,学术成就满满的,但把这个概念套到人类起源、文明肇始的中华大地就显然不恰当了。原因是中华为人类文明的发祥之地,拿以往考古经验,比如距今五千年的,在西方在其他地方,发现来发现去,确实可能是几块石头或骨头之砍,削,遑论距今上万年的遗址了……但中华大地则要颠覆这些概念了,如长江流域以湖南为中心的上万年人工栽培水稻、上万年人类生活用陶器遗址的发现,就完全不能用“新旧石器时代”这样的概念去“框了,而是人类跨入了文明时代的巨大质的跃进,是人类文明发祥的突破显著标志。

比如说这个2015年度全国十大考古,同样是几千年,有的是石,骨器的发现,是“石器时代”无疑,而有的是大型水利工程、大型铜矿的开采等,能把后者与前者相提并论打上等号吗?显然不能。

基于要说的第二点,就是这样定义、涵盖很容易走到不符合实际的贬损中华文明的怪圈里去。上面已经分折了把这个习惯定义或说概念与中华考古来套不合适,而西方或国内刻意要埋汰、贬损中华文明者更可拿来不怀好意、居心叵测,特此文字警示。

黄河中心论助长韩国人抢夺中华文明。中华文明是人类文明的源头,而长江文明又是中华文明的源头,放言之,长江文明就人类文明的源头。而湖南高庙遗址正是验证长江文明是人类文明发祥、发展源头的重要发现。……欢迎这种正气正能量的学术批评与探讨,揭“西方中心论”下的伪文明史假文明史,扬正本清源中华并人类文明文化史的“新文明文化史观”,形成百家争鸣之态势!

西方这个学者(指《白银资本》一书的作者)相对已经很不错了,而何新欣赏他的三板块论则有问题……因为即然近代前是中华主体——虽然作者是说的贸易,则必然中国才是唯一的中心,又何来中亚、西亚这些游牧之地之板块,更勿说欧洲等几它了,这才是历史的真本……中国并世界的文明发端是长江流域……文章想弘扬中华却把被黄帝后打压的神糯炎帝族分化而来的四方夷——古糯汉反而贬斥之,这就不但是历史颠倒亦是黑白了……这是典型的“黄河中心论”的观点;尧舜时还在打压长江流域还在是流放“三凶”,“四凶”,四方夷概念的形成到了“三代”……“黄河中心论”这种观点,韩国人最喜欢,他们抢孔子、毛泽东时说孔子是东夷,毛泽东是南蛮,所以他们都是韩国人,你们华夏就只剩下河南等地那么一点点了——韩棒子就是借“黄河中心论”来抢夺中华文明的!

人类近代以前的创造发明,几乎可追寻到中国,而西方近代的进步,同样是建立在中华文明的基础上。揭西方中心论,跳出黄河中心论,纠人类文明史,普新文明文化史观!欢迎广大有志于中华复兴的朋友、同仁、学者积极参予,做新文明文化史观的“开拓者”、“倡导者”、“宣传者”……为中华崛起而奋斗!

文字起源常谈。新文明文化史观明确提出,中华文明上万年引领人类到近代,人类起源在中华具体最早在云贵高原、长江流域,中华人种(再讲蒙古人种是欧退)是人类之祖种祖族;人类文明发祥于长江流域,中华文字上万年传承,古汉(糯汉)语为上中古世界通用语,其中在距今七、八千前就开始了文字的抽象化过程,如日、月等文字从距今近万年的湖南彭头山始、到湖南高庙、河南贾湖的最早的甲骨文再到殷商甲骨文再到今天之简化之汉字之“日”、“月”几乎没多少变化……

今天所有语言、文字的来源,刨根究底,都指向了中华并人类文明发祥的创造者——中华并人类最早人工栽培水稻的长江流域的古汉民——糯(汉)民是也。换句话说,就是古汉语及汉字是后来一切语言、文字的源头。其中,炎帝系互人——后来一支因在炎黄大战时去了西亚,转辗地中海流域,把古汉字做为字母开始记数,发展成字母文字——被西方叫成“腓尼基字母”。西方历史说,腓尼基人尚火,喜红色,被称为“红色国度”,这个没错,到了海外,还是炎帝系么!而所发现的广西平果县石刻文、与姜寨陶文、二里头陶文、甲骨文、水书、彝文、苗文……都相似,雄辨证明了中华文字从上万年到今的亘古不息,是人类其他文字的来源!

2016年5月23日昆仑编辑

返回昆仑